资讯查询
资讯排行
  •  数据正在努力加载中...
资讯推荐
  •  数据正在努力加载中...
“一个萝卜几个坑” 求职心态变了
来源:北京晚报2018-03-02阅读 加载中...

  春节长假的结束预示着新一年的工作又要开始了。相对来说,办公室里的白领工作要稳定一些,而大量的外来打工族们,流动性非常强,他们常常是年底辞职,年后再重新寻找工作。初十以后,务工者们蜂拥返城,冷清了一阵的劳务市场又重新热闹起来。新一年的劳务市场有什么特点?求职者们的心态发生了哪些变化?记者近日进行了实地探访。

  务工人员跟白领不同的是,他们还不太习惯使用智联、猎聘、香草等网络或手机招聘平台来求职,他们更青睐那种能够当场跟招聘方聊聊的现场招聘会。很多应聘者连简历都不会制作,到了会场里现场填表是很常见的情况,甚至有不少人连填表这个步骤都省了,劳资双方全凭口头交流,现场就能拍板决定,然后直接把人接到公司,立即上岗。显然,这种面对面的求职方式对他们来说显得更高效。

  务工者追着劳务市场走

  要说起在北京找工作,务工者们会侃侃而谈,“去虎坊桥看看啊”、“赵公口今天有会吗”、“雍和宫你去过了吗”……这几个地名代指的都是设在那里的人才市场。可惜,著名的虎坊桥人才市场已经在2016年年中关闭了,赵公口人才市场也在2017年搬了家,转移到了大兴区旧宫东西大街,名称也改成了旧宫人才市场。虽然市场总是换地方,但名声却一直都在,很多务工者来到老地方发现招聘会不见了,就会四处打听,寻到新址来。

  梁静初十从河南老家回到北京。下了火车,她去了一趟妹妹家,把行李暂时放在那里,第二天就转了三趟公交车来到位于南三环的手拉手商城,却发现原来设在那里的人才市场已经不见了,旁边卖衣服的大姐告诉她,“早搬家了,搬到旧宫去了,你去那找吧,这几天好多人来找呢。”

  企业比求职者更心急

  梁静用手机地图查到了旧宫人才市场的地址,又折腾了半天才找到这个地方。人才市场的门脸很不起眼,不仔细看的话甚至会“过而不见”。可是梁静却很有经验,“那边,看见一堆人了吗?肯定就是那儿了!”梁静说得没错,走近一看,果然,门口聚集了几十个招聘代表,这都是没有购买招聘会展位而在门口“蹭会”的招聘者。

  刚一走近大门,招聘代表们就一拥而上,“美女,是找工作的吗?”“你好,想找什么样的工作啊?”招聘代表们一边问,一边把手里的招聘简章塞到梁静手里。梁静礼貌地接过简章,嘴里说着:“我先转一圈看看。”然后快速地摆脱了这群人,进到3楼的会场。一进会场,发现里面更热闹。几十个展位都被占满了,通道里也挤满了求职者。也许是因为节后刚刚上班,一些招聘单位并没有派人前来,只是将招聘简章贴到了展位或布告栏里,求职者看好上面的岗位,就可以跟他们电话联系。

  记者看到,这里招聘最多的就是销售类岗位,几乎每一家企业都要招销售,招聘代表的热情让求职者都有点受宠若惊了。只要从展位前经过,马上就有招聘代表上前主动“搭讪”,不问年龄、学历和工作经验,只要愿意干就行。没干过、不了解之类的推辞都难不倒他们,“我们有岗前培训,马上就可以上岗!”“你会打电话吗?能打电话就行,我们会告诉你怎么说。”只要求职者略微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招聘代表马上就会递上一张面试通知单,这张小纸条上写着公司的地址、乘车路线、联系电话等信息,求职者当场就可以拿着纸条去公司面试了。还有很多企业压根没有面试这一关,“我在这就是给你面试了,我说了就算,你要是觉得行,现在就过去,我们门口有车,把你送过去。”梁静其实并不想做销售,只是在会场里转了转,手里就被塞了一沓宣传材料,她在几家企业那里留了电话,离开后,有的招聘代表还不放心,又追上来加她微信,生怕求职者跑了一样。一家汽车销售公司的招聘代表在热情地给她指好了去公司面试的路线后,似乎还不放心,小跑着追出来,“姑娘,我怕你找不到地方,我带你过去吧!”企业求贤若渴的架势让求职者都有点不知所措了。

岗位需求大工资却没涨

  记者跟那位追着梁静要送她去公司的招聘代表攀谈了几句。她说自己是公司的人事专员,“现在招个人多难啊,我们老板给我下的任务是一天至少要有10个人去面试,我都在这待了小半天儿了,就有4个人留了电话,说是去公司看看,有没有去我还不知道呢。”这位招聘代表说,很多务工人员过完元宵节,甚至是出了正月才出来打工,可企业都是过完年就开工了,年前离职的空缺要补上,公司要扩大业务也需要大量招人,这时候供需矛盾就特别突出。“不是有句话叫‘一个萝卜一个坑’吗?现在是好几个坑等着一个萝卜,萝卜当然就不着急了,还要好好地挑一挑呢。我要是再招不上人来,没准儿就该把我开了。”

  虽然企业用人需求极其旺盛,但薪酬却并不能让求职者特别满意。一家销售医疗器械的企业开出的价码是“无责任底薪3500元到6000元”,另外几家企业也都是相似的“台词”,他们都反复强调岗位的薪酬,给出的数字也颇具诱惑力,下限几乎没有低于3500元的,但上限却高得惊人,有七八千元的,还有10000元的,甚至还有20000元的。梁静已经在北京打工七八年了,她对其中的套路已经非常熟悉,所以直接打断对方的话:“你就告诉我,一个月最低能拿多少?是扣完了保险的吗?”果然,这么一问,夸夸其谈的招聘代表只好亮了底牌,刚才还许诺保底工资4500元,现在只好老老实实地说:“实际到手3000多吧!”梁静听到这个数字,摇了摇头,“3000到6000、4000到10000,这种相当大的区间数字,你只看前面那个数就行了,能拿到上限工资的太少了,你一般能拿到的都是那个‘起步价’。这还是没有扣除五险一金和税费的,把那些都扣完,你就会发现工资又降了一大截。”梁静转了一圈发现,虽然今年缺人缺得厉害,但工资水平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跟去年差不多,还是四五千的岗位比较多,扣这扣那之后,到手3000多。”

  记者发现,很多人在跟招聘代表们咨询时,都会反复确认,“你们这里包吃住吗?”“不包吃也行,但一定要包住啊!”正在应聘的赵师傅说,他不怕住宿的条件差,但一定要包住,否则的话,工资可能连房租都交不起。“以前我们租那种公寓,便宜的300块钱一个月,可是现在很多公寓被拆除了,要是租楼房,一个房间很少有低于2000块钱的,我们一个月的工资刨去吃住,就剩不下多少了。”赵师傅告诉记者,他们出来打工不怕辛苦,但目的就是要攒下钱,好回老家买房子,供孩子上学。因此,他们需要把挣到的钱尽可能多地攒下来,包吃住的岗位就是首选,这样每个月只需要交几十元的通讯费,花一两百元买些生活用品就足够了。“去年我在昌平的一家企业给药品打包装,到手工资4000出头,我基本每个月都能汇4000回家,这钱是将来给儿子娶媳妇买房用的。我们两口子已经给大儿子买好房了,现在正在攒钱给二儿子买房,还得使劲干几年。”

  链接

  在京求职平均起薪4830元

  国内最大的O2O招聘平台香草招聘近日发布了《2018年春节用工报告》。报告显示,互联网/电子商务成为北京今春用工需求最大的热门行业,销售则是今春最热门的求职岗位。

  近年来,北京市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为代表的新经济快速成长,互联网与实体经济加快融合发展,平台经济、分享经济广泛渗透,网上零售、互联网金融等“互联网+”相关领域、行业增势较好,这直接带动了行业人才需求的旺盛。在今年春节后用工高峰期,互联网/电子商务在本市用工需求量最大,紧随其后的是金融/证券/投资和教育/培训行业。

  报告显示,今春北京最热门的求职岗位是销售,其次是客服,排在第三位的是软件/互联网开发。随着新兴产业的发展和壮大,一些崭新的岗位也不断涌现,并成为求职者的热门选择,比如新媒体编辑、内容审核、课程顾问等。调查还显示,北京在今年春节后求职高峰期位列十大热门目标城市;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上海、北京、深圳,平均起薪分别为4850元、4830元和4740元。

  本报记者 代丽丽 文并摄 J205

SCRC168声明:四川省人才网登载的部份内容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四川省人才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